Muhammad記得,當時正值深夜,門外響起叛軍可怕的呼叫聲:「他們叫道:‘如果你不加入我們的行列,你就沒命!’」

Muhammad胳膊上的新疤痕,就是接著下來的毒打留下的明證。叛軍毀了他的家園,Muhammad(右圖)明白,如果他一家留在故國,就只有恐懼和死亡。

Muhammad帶著懷孕的妻子和三個小孩,與其他二百五十萬的敘利亞人一樣,顛沛流離,連夜越過邊境逃亡,進入了黎巴嫩。

「兩名小孩今天凍死了。」

十字路會的合作伙伴,黎巴嫩,描述敘利亞難民面對的寒冬。

他們一家找到了黎巴嫩其中一個非正式的難民帳篷營地,十字路會的David Begbie在那兒和他會面,傾聽他的故事。「這些人當中很多是帶著一點錢的,」David說,「但他們一路上靠這些積蓄生活,到現在錢幾乎花光了。」

他們大部分擁有一些技能和才幹,但越過邊境後,在社區內不允許他們正式就業。Muhammad逼切要掙錢,唯有用一輛臨時拼湊的小推車(下圖),在鋪滿泥濘的街道上,收集別人棄用的塑料物品再賣出去。他一家沒法預知,到底要在這個又冷又簡陋的臨時居所要呆多久。

眼看這一望無際的‘帳篷城市’,人們很容易忽略,每一個帳篷裏的每一個家庭,背後都有像Muhammad一家那樣的故事,經歷過恐懼、掙扎、損失。

當Harrow International School Hong Kong 向十字路會查詢,如何可以幫助敘利亞難民,我們馬上把握機會合作。當Harrow慷慨捐款,我們找到了一個當地的合作伙伴,正計劃為冰冷的難民裏的五千個小孩,提供御寒衣物和玩具,但正缺資金!

Harrow 學生為目標聯合起來,向敘利亞難民家庭送上支持的信息。

時光轉眼已到了十二月底,「御寒暖包」已陸續分發到可愛的難民兒童手中(下圖)。

「當我們分發暖包時,你能夠在現場就好了!」我們其中一位聯絡人員說。「就好像在小孩子臉上畫上一個一個的微笑一樣。」年幼的小孩除了御寒衣物,還收到軟綿綿的玩具,對一些孩子來說,這是他們唯一的玩具。

「我們要他們知道,他們沒有被遺忘。」我們的伙伴說。

要瀏覽十字路會來自難民營的圖片文章,和更多難民家庭和救援人員的故事,請點擊這裏。

 

新冠肺炎肆虐下的公平貿易故事

Gogo Olive 這些了不起的津巴布韋女士編織了不同的「shamwaris」。這些來自非洲的有善動物最適合用來送禮。 Gogo...

閱讀更多 ...

希臘難民營大火救援

...

閱讀更多 ...

JRS Mikono

Mikono Refugee Crafts位於肯亞。 Mikono...

閱讀更多 ...

以「生命投資」幫助盧旺達難民。

...

閱讀更多 ...